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和神高手论坛 >
【南阳党史·红色印记】举行武装起义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1-09-27 03:15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习总书记指出: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为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学史明理、学史增信、学史崇德、学史力行,特开辟《南阳党史·红色印记》专栏,回望中国在南阳盆地的光辉历程,激励广大党员干部从百年恢弘党史中感悟真理智慧、汲取奋进力量,切实把党史学习教育的成果转化为推动南阳“十四五”开好局、起好步的强大动能!

  为实现鄂豫边区工农武装割据的计划,中共河南省委于1928年3月下旬派组织部长张景曾到唐河县部署和指导起义工作。张景曾到唐河后,遂在县城乔国栋家召开特委扩大会议,传达四省联席会精神和省委制定的鄂豫边区工农武装割据计划,并指示南阳特委要十分注意督促襄、枣工作,使其与唐河、南阳的工作同步发展。会议分析了豫西南的情况,决定发动驻唐河县建国军教导团兵变,组织唐河汉龙潭、南阳刘宋营农民起义,并制定了行动计划。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刘友三、手机记录开奖齐全。阎普润、张士哲、郝久亭、姚洗心等。会议明确张景曾、刘友三、郝久亭、阎普润负责组织领导这次兵变和汉龙潭的农民起义;刘福僧负责组织刘宋营的农民起义。会后,张景曾和特委负责同志立即深入到基础较好的唐河县阎庄、下屯、长秋、田店等农村和建国军教导团,宣传组织群众,发展骨干力量,筹集武器,准备武装起义。同时,特委还派人与鄂北特委联系,传达四省联席会议精神,以共同开创鄂豫边区的割据局面。但因鄂北特委当时尚未接到“鄂省之信”,致使与襄、枣联合的计划未能实现。

  4月中旬,革命风暴在南阳大地陡起,而首先在南(阳)唐(河)边界拉开序幕。南阳县党组织在接到特委关于武装起义的命令后,特委委员刘福僧派马振海带领党员和赤卫队员10余人,成功地夜袭了白秋镇税局,打响了南阳武装起义的第一枪。烧毁了该税局存放的文件和帐目,砸了税局的桌、椅、柜等,并在街上张贴标语。这一行动,震动了当局。接着,又由张奇峰、刘协中带20余名武装人员,去唐河县桐河乡攻打恶霸徐九太太。因对方防守严密,未获成功。随后,刘福僧亲自率领南阳县农民自卫团百余名队员和农协骨干分子,化装为驻宛的南路军,www.8815kj.com,前往攻打土寨乡公所。准备取,扩大武装,成立豫南工农红军,建立苏维埃政权。但由于走漏消息,土乡公所有防备,而未攻克。

  驻唐河县城的建国军教导团,在中共组织的控制下,经过全体党员干部的齐心协力,士气高涨,已成为支援农民起义的坚强支柱。但不久,邓宝珊获悉冯玉祥“确有解决南阳共产军之信”,在此压力下,邓发生动摇,改变初衷,遂于4月底以教导团干部多是南方人,说话听不懂,不利于训练为由,“资遣”中共派入建国军教导团的军事干部蔡振西、郝久亭等人。仅有区队长姚洗心因系南阳镇平县人,又是原冯玉祥部的学兵,被教导团挽留。这一变故,对党的兵运工作开展极为不利。于是在省委张景曾的直接指导下,特委决定于5月9日夜举行教导团兵变,拉出军队,横马南山,支援以汉龙潭为中心的唐河县阎庄、下屯、长秋、田店4个工作区的农民起义,造成割据唐河,南与随枣连成一片,以实现“唐河为中心”的工农武装割据计划。特委还决定由郝久亭、姚洗心利用原来的关系,继续在教导团内进行组织和发动,并由唐河县委组织力量策应,以夺取兵变的胜利。为此,姚洗心、王伯鲁等积极进行备。姚洗心和地方党员张友辅特意到东南山区察看了地形、路线,选择兵变后开展武装斗争的基地;唐河县委还派张友辅、乔国栋到南阳县大玉池碑村秘密带回朱宗朝团支援的步枪5支,并将长期囤堵的唐河县城北门扒开,以备农民前来策应。

  兵变准备工作基本就绪,只待9日夜12时行动。但由于有的学员心情过于激动,过高的估计形势,于当天下午就散发了兵变的传单,结果被教导团警卫队发觉5时许,教导团突然加强戒备,集合学员,收缴,并当场扣押了冀定国等12名骨干分子。同时,严布岗哨,封锁城门,从而造成教导团兵变流产。在此情况下,姚洗心不得不离开教导团;在县城指挥兵变的张景曾、刘友三、郝久亭等人,由城内地下党员掩护脱险后,迅速奔赴唐南,协助领导汉龙潭农民起义。

  汉龙潭农民起义,在特委的领导下,唐河县委进行了充分的发动和准备。当时,汉龙潭保卫团团总杨明章勾结四乡土豪劣绅,长期作恶,人民痛恨至极。县委決定发动农民起来,首先除掉杨明章,夺取保卫团的,割据一方,继而组织长秋、下屯、田店等区的农民起义,建立以汉龙潭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。为确保起义成功,张景曾、刘友三曾赴阎庄一带考察,与县委成员具体研究了起义计划,并确定由县委书记阎普润和从教导团出来的韩国勇具体领导。

  5月中旬的一天,阎普润、韩国勇、李兰洲等率领农协会员和赤卫队员30多人,进入汉龙潭镇,隐蔽在保卫团部附近。阎普润以“拜访”杨明章为名,单身直入保卫团部,准备将杨诱出而除之,然后由埋在外边的起义队员夺取保卫团的。但由于杨明章对阎普润在阎庄的革命活动早有察觉,当阎普润只身进入团部时,杨有意避而不见。参加起义的农民阎胜年缺乏军事常识,在外边等待时间过长,便到保卫团门前察看,并焦急地来回走动,引起值岗团丁的怀疑,遂上前盘问,欲将其抓捕。韩国勇、李兰洲见阎胜年难以脱身,便开枪解围,从而惊动了敌人。保卫团的团丁们以为有了土匪,便高呼着“抓土匪!”围追过来,一时枪声大作。镇内枪声一响,在外策应的赤卫队员阎鲁、阎新安等以为起义已开始,便把准备好的传单标语顺风撒开。人们看到“打倒土豪劣绅”、“万岁!”的标语,才知道是发动的起义。与此同时,阎普润听到枪声,料想事出意外,急出团部,当即被杨明章逮捕。在敌人的追击下,参加起义的农民惊慌四散,起义失败。在这种情况下,间庄党组织一面派人到叟刘村向特委联络站通报情况,一面组织农民对付敌人可能前来。不出所料,杨明章遂派保卫团对阎庄实行“清剿”,因阎庄农民有所准备而未受到大的损失。

  从唐河县城赶赴叟刘村的张景曾、刘友三、郝久亭等得知汉龙潭农民起义失败的消息后,立即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改变起义计划,停止长秋、下屯、田店各工作区的农民起义。同时派姚洗心、韩国勇和熟悉当地情况的杨一平,带人赶至汉龙潭通往县城的路上,营救被押送的阎普润(因时间有误,营救未成)。

  阎普润被押解到县城后,县民团遂将其转送樊钟秀的司令部。敌人为了得到口供,对阎普润施尽毒刑。阎普润数次昏死过去,始终没有暴露党的秘密。后来,党组织通过社会名流刘莪青、冯国香等多方做工作,才将其营救出狱。

  汉龙潭农民起义失败后,在张景曾主持下,中共南阳特委及时在唐河县源潭镇召开扩大会议,讨论和总结了兵变和农民起义失败的教训,充实了特委的领导力量,增补郝久亭、韩国勇为特委委员,分别负责军事和组织工作,姚洗心任交通员。会后,特委成员分赴各县巡视整顿党的组织,继续开展工作,张景曾回河南省委。

  7月初,中共党员郭绍仪、乔乐礼根据南阳特委书记刘友三在新野县视察时所作的要公开讲演,大造舆论,马上举行农民起义的指示,发动邓县、新野县结合部的大湖坡一带21个村的农民群众1700多人,在中共党员、红枪会首领徐华亭等人的带领下举行起义。2日上午,参加起义的农民以土铳三响为号,手持刀矛,汇成一股洪流,涌向新野县王集街。该街前后三任保董,均欺压民众,干尽坏事,农民对他们早已痛恨至极。起义农民包围了保董的办公处及其住宅,毁捣了办公处,砸烂其家什,分了其粮食和财物。但由于受“左”倾盲动主义影响,郭绍仪等人在发动群众时曾公开发表讲演,暴露了身份,加上组织不够严密,没有正式组建起工农革命队伍,起义后农民四散,随之遭到反动当局的。中共党员徐华亭和同情革命的西区区长何殿斌被敌杀害,起义骨10余人被捕,郭绍仪、乔乐礼等人被通缉,转移外地。

  党在豫西南发动的几次起义之所以受到挫折,主要是由于党组织在南阳建立的时间不长,缺乏武装斗争的经验;没有广泛深入地发动农民群众,只“实行少数党员的起义”,更重要的是由于受“左”倾盲动主义的影响,不顾主客观条件,即敌我力量的悬殊,命令“马上举行起义”,致使河南省委关于以唐河为中心,割据鄂豫边区的计划未能实现。但是,这些兵变和农民起义毕竟是党领导农民进行武装斗争的尝试,有力地打击了地主豪绅的反动气焰,扩大了党的影响,“博得群众的同情”,并为以后开展武装斗争培养了骨干,提供了经验。

  (文字来源:中共南阳市委党史研究室著《中国南阳历史》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“十一”黄金周火车票17日开售
下一篇:四大维度解释为何市场处于中线底部